你的自拍桿(與你)

桑德拉·冒納克


數字文化已經完全改變了我們的視覺習慣。過去作為少數特權階級專屬的 - 對“我”的保存與展示 - 早已被大眾化,我們目擊了一切并共同參與其中,在這競爭激烈的視覺世界中,唯有如此才能突圍。然而,當面對因此而過度泛濫的圖像時,我們應自問作為圖像的創造者在現今世界如何定位。


在過去,攝影師們走向外界,捕捉環繞著他們的真實;如今,人們選擇潛入互聯網,構建虛實相結的世界。作為另一種實現視覺化的工具,互聯網提供了豐富且似乎源源不絕的資源,可被所有人輕易尋取,卻遵守著與真實世界中元素截然不同的守則,在更大程度上被操縱。我們著眼于兩者間所存在的細小干擾、輕微跡象和差別,被允許懷疑與提出疑問,卻忽略這些干擾本身也是一種警告,警告我們那界線已被完全抹掉,不再有私人和公眾之分,不再有真實或虛假之分;一切成為整體的一部分,合而為一。


在這個圖像民主化的時代,社交網絡及其傳播的力量正在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各類社交網絡平臺的存在不僅改變了我們的溝通方式,同時也推動了我們對整個世界或某個國家的想象的可能性。這些工具被所有人獲取,不分性別、種族、社會或文化地位,我們因此更輕易地敞開大門、發出聲音,更重要的,被賦予更多的權力。


通過使用或參考這些人造的工具與素材,現代創作者們生產的故事獨特且多樣,卻帶有共同的批判基調。似乎對作者本體、他或她所生活的時代和世界、以及對攝影媒介本身的分析和質疑,在如今已成為開展任何藝術項目的基本前提。也許,再沒有新的故事或狀態被發掘,不過是重復的故事被再次重構,而我們站在一個不同的角度觀察。


問題在作品中不再通過說教或夸張修飾的方式被傳達。當代攝影師們已意識到他們有責任不再從單一角度闡述故事,而應選擇使用更多樣的策略。固態且孤立的圖像已無法滿足眾人;它需要流動并被聯通,渴求著更多層次的闡釋。


使用文字是基本。字詞不再代替圖像,而成為圖像本身,被視覺化為形狀為整體提供另一個必需元素。而“設計”則作為一種策略提供著更多闡釋的層次。相同的符號被單調地重復著,肆意放大這個時代的“超真實”、污染了風景,生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存在風景之中,卻不再知道應如何去看;卻在另一些場合,能幫助我們感知社會所受的控制,與一切未經我們同意的信息獲取。在這個數字時代,人類的手,因其原創性與所保留下的微小差別,得以對抗機器和數學公式,用繪畫或拼貼表現脆弱與幻滅;或用謙卑的態度去反諷或諷刺,取笑自身并了解此行為的必要性。所有這些錯雜細節的構建都出自一個強烈的愿望:激發觀者的內心某處,“點擊”然后釋放。


透過去神圣化和異質的攝影行為,脆弱而帶有強烈詩意的碎片被集合一起。通過從屏幕上或其中取得的圖像,日常畫面被其他元素伴隨著被即時傳播,成為一種戰略,脆弱卻能概述我們周遭世界,確認了個人的存在以及融入社區的必要性。目標是從“我”邁向“我們”。


如此這般,攝影師們加入了一條由渴望分享之人組成的隊伍。圖像的生產不僅僅是為了自己,它也不應只存在于攝影師的手中。觀眾是另一個載體,因為信息不斷循環,互相推動著使系統保持動態。每個人都因而能成為主題或對象。舉起自拍桿并非僅為了對準自身,而是去喚醒那“與你”之愿,那對接近他人的渴望。